丸子

原木【日常】

老明:

前原和傅老板两个醉醺醺地从小酒馆互相搀扶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寒风夹杂着飘雪,等候在门口的随从们早就冷得直发抖,那两只老狐狸还要在门口演了一出相亲相爱的戏码才满足地各自上车各自回家找妈
"老爷,前原大佐的酒量真不咋样喝那么点点就醉得走路都走不好,那像你,千杯不醉的。"管家一边给自家老家开车门一边顺口拍马屁
"你懂个屁!"傅老板咬牙切齿地回手就敲了管家脑壳一记:"前原佳彦这只老狐狸,刚才硬生生把这批货的价压低了三成,他奶奶的这样子哪里是醉了,分明是借醉打劫了。"
"压价这么狠呀,那老爷你为什么还跟他做生意?"管家摸摸头壳,这老头下手也是狠
"哼……"傅老板冷笑一声无奈道:"跟他做生意,好歹还有点粥水喝喝,现在这乱世还有谁有能力接这么大的货,不过小鬼子就是小鬼子,他妈的就是吸血鬼!"
前原坐在暖暖的车厢里接二连三地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揉鼻子,突然嗤一声笑起来,前坐的岗村不明所以地扭头看着自己上司:"大佐……你喝醉啦?
"诶?……醉?呵呵呵呵"前原嘴角上翘笑得开心,那小圆框眼镜都差点抖下来
"今天这批上好的松花石被我砍了个好价钱,想必傅老板现在在背后不知怎样的咒骂我呐。"一想到刚才傅老头那欲哭无泪又不敢翻脸的模样,前原得瑟得连小胡子都翘起来了
"那我们现在回司令部?"岗村等着前原示意
前原不耐烦地挥挥手:"不想回去……我们再转转,今天真有点喝多了,头疼。"
自己上司的性格岗村是摸了没有十成也有七八分,他拍拍司机示意他拐弯往另一个方向驶去,七拐八弯地车子很快就停在一座小楼前
岗村装作不经意地说:"都这么晚了,特高课的人还在忙呀?"
听到特高课三个字,前原往窗外一看,车子不偏不倚地停在了门口,说是很忙其实就二楼那个房间还有灯光,他眯着眼看着那扇窗,隐约还有个身影在房间内走动
岗村看着自家上司只顾着傻看也没示意,他便默不作声陪着,小楼前的卫兵可不是摆着好看的,端起枪就走上来拍车门:"你们滴……干什么滴……这里不准停车……快开走!"蹩脚的中文听得岗村直皱眉:"笨蛋,前原大佐的车也不认得吗?"卫兵围着车仔细查看,车上赫然有司令部的标志而车内坐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穿西装的男人,这几个都是新来的小兵平时就负责守门口的,此刻吓得马上退后诚惶诚恐地敬礼,前原斜撇了他们一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别大声嚷嚷,吵得我头疼。"
"大佐,要不进去歇歇?
"哦……也好,歇会再回去,哦呀我头晕,岗村你"扶"着我点。"
"大佐你慢慢……慢点走……"
两个人就这样摇摇晃晃地走了上楼……
"喝醉了还能走上来,大佐精神还不错嘛。"
一板一眼的腔调,还有那个清冷的人,跷着手靠在办公桌前好整已暇地看着门口那主仆二人,夜深人静的,楼下那一番扰攘早就惊动了高木,忙得几天都没睡好觉憋得一肚子火,这个人还敢来惹他,找死!
"哦呀〜〜高木课长……这么晚还在工作呀……呃……我喝多了……来歇歇……歇完就走……"前原眯缝着眼睛说话都大舌头了,一副醉得快要倒地的模样
"哎呀……岗村你扶我到沙发那边坐坐……我头晕……"
高木冷眼旁观着这两个人,眼镜折射着寒光,岗村被这种审视的眼神瞪得头都不敢抬起,把前原"扶"到沙发坐下就迅速退出房间
"藤原,你去倒杯热茶给前原大佐让他解!解!酒!"高木摘下眼镜一边擦拭一边不紧不慢地吩咐呆站一旁的副手
"是……"得到指令,副手藤原松一口气,逃也似的离开这个无硝烟的战场,这两人凑一起就没好事发生,眼不见为净,谁还敢留在一旁看八卦
诺大的办公室就剩下两个人,房间烧着暖炉,高木只穿着一件黑毛衣衬着暗纹西裤,斯文得像一个大学生谁看得出秀气的外表下藏着手起刀落的狠辣,就像他现在这样,单手插着裤袋,身姿闲雅地一步步走向沙发,歪坐着的前原眯着眼看着他笑得一脸纯真:"高木课长,我歇歇就走,你继续忙不用管我。"
"那不行,你是我上司,你来下属的办公室我怎么可以不"好好招呼"你!"高木站在前原背后,手划过他靠着的沙发背,然后两手撑在上面俯下身在前原耳畔低声说:"穿着这么高级的西服也不带卫兵,大佐你这是去哪儿寻欢作乐回来呀?"
前原缩了一下脖子说:"没有,我就去跟傅老板喝酒聊天而已。"
高木凑近他衣领闻了一下,冷笑说:"廉价的香水,酒馆那些舞娘的味道,衣领上沾着胭脂,这东西大概很难洗得掉,浪费这身羊绒衣料了,不过大佐美人在怀也懒得理这些小细节了不是。"
前原噗嗤一下笑了,突然转过头差点就吻上了俯下身的高木,高木反应也快迅速地直起身子
"高木课长,我不是你的犯人,能不能收起你刑讯的那一套,你搞得我心慌。"前原扯开了领带呼了一口气继续道:"不是有热茶吗,你的下属去了这么久,连茶都泡不好吗?"
"在你离开之前他都不会回来的了,你要是口渴,桌上有凉水,自己喝吧。"高木托了一下眼镜,无视前原装可怜的模样,回到办公桌前拿起文件继续整理,突然身后暗影浮动,他一个转身还来不及就被人圈住了双臂,后背贴着热烘烘的胸脯,前原抱着他,头搁在他肩膀上撒娇似的蹭来蹭去,蹭得高木浑身发痒,他急着低声吼道:"发什么酒疯,快放开我。"
"不要,我就要抱着你,舒服。"前原得寸进尺地一边蹭着高木的脖子一边手也不安份,摘掉了高木的眼镜然后在他身体上下摸索:"哦呀,你的腰又细了,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
"你身上臭死了,快放开我。"高木被前原身上的香水味熏得直想吐,使劲地要挣开他的禁锢
"呵呵呵,课长大人你是在吃醋吗?"前原舔咬了一下高木的耳朵,突然把他整个抱起来按在办公桌上
高木吓一跳,上半身被压制在桌上下半身被逼张开卡着前原的腰胯,他挣扎着要起来结果被前原单手就死死按住
"别闹了,这里是特高课。"高木怒吼,自己永远都打不过他即使他喝醉了,可是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他唯一的领地
前原一手按着他一手从他的黑毛衣底下伸了进去,单薄的身体几乎能摸到肋骨肌肤也透着冷意
"几天不见怎么瘦成这样了?"
"你看不到桌上成堆的文件吗?"
"哦呀〜〜我怎么不知道快大茂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的。"
"那是因为你把你那些工作都推给我了。"高木忍无可忍,怒喊了一嗓子
"喔〜〜但是我没有催你呀,你大可以慢慢做的,一个月做不完就两个月三个月……一年……"前原说着就俯下身贴着高木的脸庞低声说
高木别开脸,看着窗外的风雪,开口道:"我的调任期限只是一年,你忘记了吗?"
听到高木的话,前原趴在他身上笑得浑身发抖:"哈哈哈哈哈〜原来你在计较这个,我的寅次郎你真是太可爱了。"说着就捏住高木的下巴狠狠地吻上他的唇,唇舌纠缠一番,高木气吁吁地推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的调任期限就是没期限,来到我地盘了你还能回得去吗!"前原一边调笑一边解开了高木的西裤扣子
"混蛋……你住手……这里是办公室……"
"哦呀〜还没试过在办公室做呢,今天正好试试〜〜"
"试你的头……滚……呀……住手……"
"你身上好冷,我帮你暖和暖和……我们一起出一身汗好不好……"
"滚开……不要……哈呀……不要碰那里……嗯……"
办公室内热火朝天的,守在楼梯口的两个下属就冷得直跺脚,耳听着里面的声音越演越烈,没见过大场面的藤原涨红了一张脸,见惯不怪的岗村掏掏耳朵,拍拍他的肩膀说:"以后你就会习惯了,看样子得天亮才完事,泡壶热茶来喝喝呀。"藤原憋着红脸尴尬地问:"我们课长和大佐……?"岗村翻了一下白眼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你还是搞情报的,这点儿眼神都没有,活该干一辈子副手。"
"我……我……"结巴了半天藤原也说不出话来,里面的传出来的声音越发缠绵暧昧,乍听好像很痛苦的喘息却又夹杂着欢愉的呻吟,岗村也有点受不了似的摸摸鼻子尴尬地说:"大佐憋了好几天了,你们课长有得受。"
两人好不容易挨到天发白,才看到前原抱着一个人走出来,脸上带着餍足的微笑,被斗篷裹得严严实实的高木课长早就睡了过去
"岗村,我们回去吧。"
"是!"
"站在那边的那个谁……你家课长要休养几天,剩下的工作你接手。"
藤原一边看着自家上司被吃干抹净抱走一边就接手了这繁重的工作量……什么仇什么怨呀……真是欲哭无泪。


评论

热度(8)

  1. 丸子二锅头小厨子 转载了此文字